书趣阁 > 浊世第一仙 >第一卷 兄弟,兄弟 第一三三章 关我屁事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一卷 兄弟,兄弟 第一三三章 关我屁事

最新网址:www.ishuquge.org
    张弃默算一下,这七珠卡的功能好像不错。于是笑道:“要不,你给我们各办一张银卡?”

    七万两黄金分成两半,每人可分得三万五千两,也可以办银卡了。

    莫愁抬头望了他一眼,双眼里有浓浓的感激,却没有说任何一个感谢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不,我建议你们现在不着急。你们如果把这七万两黄金用出去,不就可以办金卡了吗?”

    张弃双眼一亮:“对啊。那葛主事,你先帮我们记着账,我们出去,看看有什么好买的?”

    葛洋连忙站起来,红纱少女小兰也兴高采烈地跑到门口,帮着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生意做成了,她和葛洋都有丰厚的提成,她自然得主动些才行。

    张弃没说什么,只是拉着莫愁的小手下到大厅,信步闲逛。

    首先来到的是杂物区,他只逛了五六分钟,便在一个货架前停了下来。这货架上摆着十几口鼎炉,有高有矮,有胖有瘦,五颜六色,琳琅满目,有用来炼丹的,也有炼器的。

    张弃一眼看到了一口铜绿色的矮鼎,那矮鼎胖胖的肚子,鼎身上浮雕着一些奇特的图案。

    葛洋是很有眼力界的,一见张弃对这鼎感兴趣,连忙笑道:“公子好眼力,这座碧潮鼎,是我们这儿极好的丹炉了,鼎身是用碧潮铜母制成的,自带降火除垢的功用呢。”

    张弃撇撇嘴,这碧潮鼎最多只是下品灵器,哪里是这排架子上最好的丹炉了?难道这葛洋认为,他不认得那架子鼎上的那口黄澄澄的大鼎,就是中品灵器“鎏宝炉”吗?

    而且张弃也并不是想买丹炉,他有一口灵鼎,目前看来,足够他用了。那可是用灵母石治炼而成的,虽然炼得极其丑陋,而且只是极品凡器,他也还是舍不得换掉。

    缓缓走过这一排架子,前面的架子上摆着一枚枚戒指,全是须弥戒。

    但都只是灵级下品须弥戒,连一枚灵级上品也没有。

    葛洋看他还是不感兴趣,不由有些暗暗着急,紧走两步,拿起一枚戒指:“莫公子,要不要看看这枚戒指?你可别看它是下品灵器,它的价值,可不比一般的上品灵器来得差!”

    张弃目光落在那枚戒指上,又顺手拿起旁边的竹片,见上面写着:“储灵戒,下品灵器,内含空间,且添加了蕴灵石精炼而成,可储存有生命的活物,但储存空间极其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张弃一下子来了兴趣,问道:“能把人储存进去么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行!”葛洋笑道:“里面虽有空间,里面的灵气也能与外界相通,但没有光线,而且它的空间只跟脑袋差不多大,人哪能装得进去?公子说笑了!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价值?”张弃摇摇头,顺手就要把竹片丢下。

    莫愁看了他一眼,很聪明地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葛洋却急了,这小家伙卖了七万多两黄金的东西给商场,怎么什么都不买啊?你不买东西,我们还想要更多的提成,从哪儿来?唉,还以为你年轻,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呢!

    “公子你想啊,你要是有一头小妖兽,比如小猫小狗什么的,把它装在这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什么小猫小狗?”张弃失笑,又望了一眼那竹片:“这么一个华而不实的东西,也要卖一千两黄金?我这枚上品灵器须弥戒也才只花了一千两,你们这不是抢人么?”

    葛洋苦着脸,你以为大拍卖行为什么只要一千两黄金就把上品灵器须弥戒卖给你?那还不是五大家族联合施压的结果吗?可是他说的这戒指“华而不实”,也是真的,无从反驳!

    “要不,我作主,给公子少点价,公子也算是给老夫开个张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少价?少多少?关键是我买这个来也没用啊,你少了价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百两黄金!”葛洋斩钉截铁地打断道,看看张弃还有些无动于衷,又着急地道:“莫公子呢,五百两黄金买一件下品灵器,已经不贵了!要不是,要不是这戒指是老夫大意之下收来的,商场定要老夫赔这笔钱,老夫哪能这么便宜就把它卖了哟!”

    张弃心头一喜,脸上却没表露出半分:“五百两?葛主事,你以为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你要多少两才肯买?”葛洋咬着牙,气鼓鼓地道,那模样,却似要吃人。

    张弃想了想,又摇摇头道:“算了,葛主事,今天我们配合得还是很默契的,我觉得你是个好人。反正刚才我也卖了七万两黄金回来,就当我帮你这个忙,三百两,我买了!”

    葛洋脸色很不好看,五百两黄金,实际是他的收购价。当时他也是因为看到这戒指可装活物才收购的,但没想到摆在这交易会三天,却谁也看不上,因为没有谁是带了宠物的。

    想想继续摆下去,明天这些血祭者就走了,虽然后面还会有冒险者进来,但要让那些抠门抠到天上去的家伙买这枚戒指,显然是想也不要想:这戒指,极有可能砸在他手里!

    虽然还要亏两百两黄金,但总比亏掉五百两,要好得多吧?

    葛洋一咬牙,把那戒指硬塞进张弃手里,生怕他反悔了:“三百两黄金,成交!”

    张弃暗喜,这一番表演没有白费,生生省下了七百两黄金,因为这戒指,他是必买的。

    正愁没地方装下朱雀呢,现在好了,它的窝,有了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,便来到了兵器区,架子旁的血祭者,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兵器区不小,刀枪戟矛什么兵器都有。张弃一样样看过去,什么偃月刀、丈八矛、双手锏、金顶槊,一件件光明耀眼,却一件件都不入他的眼,一是这些兵器都不大好,最多只是镶了块灵石,算是上品灵器,他有些瞧不上;二是太贵了,哪一件都要上千两黄金,不划算。

    所以张弃缓缓走过兵器区,却一件兵器也没有选,葛洋的脸色顿时就更加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希望张弃买些东西,好让他把那两百两黄金的亏损,赚回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张弃虽不要兵器,战衣却是需要的。

    修士身上的护具分为两种,一是盔甲,二是战衣,要区分也很简单,用金属打造的就是盔甲,用布、皮、绒等材料制成的就是战衣。当然防护力来讲,两者形状不同,功能却近似。

    张弃自然也是需要战衣的,不但他需要,莫愁同样需要。明天大概就要进入圣之血祭第三关了,还不知道有怎样的艰难险阻在前面等着他们。在万丈山里,他们就多次吃了没有护甲的亏,进入第三关以前,怎么也得把自己的法器给弄好,法器就等于战斗力啊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都不想要盔甲,那太沉重了,不方便,还是战衣穿起来舒服。

    挑选战衣,自然是莫愁这女孩子的专长,一见战衣区挂着琳琅满目的衣裳,她立马便跑了过去,在这件上摸一摸,往那件瞅一瞅,就像钻进了花丛里的快乐蝴蝶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来看这一件,这件‘白锦罡袍’你穿起来一定好看!”

    张弃逛得有些累了,看看那衣裳的价格,见竹片上写着“极品灵器,黄金八千两”,看看那袍子倒也好看,就懒得讲价,小手一挥叫道:“葛主事,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一件白锦罡袍,这件衣服我要了!”一个声音打断了张弃的话,很没有礼貌。

    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,一身绣白绸暗花锦袍,束发金冠,面白如玉,嘴角噙着微笑,却一点也没有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,反而处处透出一种凌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本少萧春,怎么,掌柜的是怕本少拿不出金子吗,怎么还不给本少包起来?”

    白袍青年萧春一皱眉,见葛主事满脸为难,又嗤笑一声:“看来本少的名头,也没有本少所预想的那么大啊,唉,真是失败,失败!不过你不知道本少的名字,不要紧,你只需要知道,本少的亲叔叔萧雷,就是夏侯家族十五弟子夏侯子隽的亲随,金丹境中期的实力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大厅里顿时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侯家族嫡系子弟的亲随,金丹境中期实力,这两个消息,任意拿出一个,也足以震惊四座,这萧春有了这么一个叔父,怪不得能够像螃蟹一样,四处横行了呢。

    但葛洋却还是没有动弹,只是为难地道:“萧公子看上本店的衣裳,是本店的荣幸。可是咱们开门做生意的,也希望萧公子谅解,毕竟,还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啊!”

    众人都听出来了,萧公子有个好叔父,神奕商场却不一定怕了那个金丹境的萧雷。

    也是,人家神奕商场可是神奕王国的官办商场,会怕一个贵族子弟的亲随吗?

    但神奕商场不怕,可不代表这个“莫法”不怕,如果他怕了,退缩了,这事不就解决了?

    然而张弃只是冷冷地看了萧春一眼,冷笑道:“你叔父是谁,关我屁事?”
  https://www.ishuquge.org/txt/170233/4906234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ishuquge.org。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ishuquge.org